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悲镰之鸣第六十七章医治黑毒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悲镰之鸣 第六十七章 医治黑毒

哗哗――

瀑布疾冲而下,冲刷着岸边礁石,流水潺潺,与那飞流直下的瀑布声交相辉映,声音缠绕,不绝于耳,像极了和谐而美好的乐章。

一处山洞。

悬石滴落着水珠发出叮咚的声音,山洞内部不大却令人格外舒服,一张石床紧靠内部,仿佛浑若天成,不得不令人赞叹自然的巧妙与其馈赠是多么的美好。

“这里,差不多了吧。”凌莫轻轻将那金甲女子放在石床上,回头看了看那奔流不息的瀑布。

“我当年休息的地方,这都被你找到了啊。”发女轻笑地抚摸石壁,仿佛在跟多年的老友叙旧。

“顺着水声寻过来的而已。”凌莫摇摇头,又看向石床上身负重伤的女子,“她看起来伤势不轻,现在该如何救治呢?”

“这是你自己要救的哦,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方法。”发女眯起眼睛,说道。

“我来治疗吗?不会有什么意外吗?”凌莫惊愕道,发女这副样子看起来是不打算出手了。

“死不了。”发女翻翻白眼,说道。“凡事都有第一次,你不打算跨出这一步吗?”

“那我该怎么做?”凌莫伫立在石床边,问道。

“第一,查明伤势。”发女负手说道,“看她能硬抗守护灵兽而没有丢掉性命,应该是有什么器物护体,不然以她魂皇中期的实力早就丢掉性命了。”

“这守护灵兽倒是下手不轻啊。”那金甲破碎不堪,道道碎片嵌入那女子雪白的肌肤,嵌入的深度让人心生寒凉,不忍直视。

咔嚓――

魂气包绕着手指,凌莫稍一用力将那碎片拔出,顿时鲜血喷涌而出,凌莫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忙用魂气覆盖而上,喷涌血流这才缓缓停止,逐渐被止住。

“慌什么,出点血又死不了。”发女抬眼,轻点凌莫额头,说道。“先把这些碍事的金甲褪去吧,免得影响了治疗过程。”

“全部褪去?”凌莫愕然问道,那岂不是……

“有问题吗?”发女故作好奇反问道,美眸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咕咚――”

凌莫深咽一口,再次看向那金甲女子精致的面容,那女子脸色仍然苍白,凤目紧闭,那痛苦的神情不言而喻。

“不过若是放任下去,她可能真的会死哦。”发女故作正色地看着石床上的金甲女子,美目微斜,偷偷打量着凌莫。

只见凌莫长吸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对着石床上女子一抱拳,道一句:“得罪了!”

唰!――

青蓝色魂气涌出,包绕住凌莫双手,小心翼翼地附上那片片金色但这个比例将毫无悬念地上升。那么轻铠,破碎的轻铠随着魂气拖动被整齐的码放在一边。那鲜血喷涌之处皆是被凌莫手指抹过,冰冷的魂气随之覆盖而上,血口之处很快凝结。

金甲被尽数卸去,一道仅剩金色内。。衣与白色贴身短裤的娇躯展现在凌莫眼前。

“怪不得,这衣服不简单啊。”发女看着那道道金丝制成的内。衣,精密的手工,只是看一眼便知绝非出自凡手。

两座如山峰一样挺拔的饱满胸脯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金色内。衣包裹着她曼妙的曲线,小腹无一丝赘肉,修长而浑圆的大腿,白嫩的肌肤透着微红,除去那被青蓝色魂气包绕的血口外,倒是一副完美的桐体,恐怕只要是男人就会不由血脉贲张。

“咕咚――”

凌莫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双颊泛着红光,口舌不由干燥,眼前这火辣身材,绕是凌莫的定力都不由微微颤动,一股无名之火自小腹升腾而起!

“呼――”凌莫调整着呼吸使其平稳,魂气自体内涌动,狠狠压制住那无名之火。双眼微闭,那狂热不安排的心神微微平稳,绯红自脸颊缓缓消散……

“哟,这战胜心魔的定力还真是不弱呢。”发女点头赞许,“不过,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呢。”

“将魂其中包括一名为阻击埃博拉疫情扩散的美国医生、因枪支被滥用的一名受害者、不久前被古巴当局释放的一名美国官员和一位受惠于奥巴马的移民改革政策而被解除遣返的非法移民。气注入她的身体里,至于方法嘛……”发女狡黠一笑,继续说道。“之前那银发姑娘的脚……就是那种方法。”

“真的要来吗?”凌莫苦笑一声,直接触及肌肤吗?

“没有其他方法了哦。”发女点头,说道。“要救人你自己来,我只能在旁指点,不跨出这一步,你永远也成不了一名合格的医师。”

“好吧,我试试吧。”青蓝色魂气再次包裹更以一个强大完整的服务保障体系住凌莫手掌,一丝丝青蓝色自手指上缭绕,缓缓扣上那玉腕之处。

“控制好你的魂气注入量,平稳住呼吸。”发女的轻声提点一字不落的落入凌莫耳内,“保持住这种状态,游遍她全身经脉,她的伤势不止是外伤那么简单呢。”

“游遍全身……”凌莫内心苦笑,却不敢有丝毫懈怠,青蓝色魂气不断注入其经脉内,而凌莫五指也开始顺着藕臂通向身体……

入指之处传来柔嫩之感,凌莫不由一震,手指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是医师,医病救人,不需要有负担感。”感受到凌莫心神的颤动,发女皱眉提醒道。“经脉处损伤不大,继续查看其他地方。”

“嗯。”凌莫轻轻点头,青蓝色魂丝平稳释放,五指顺着那曼妙曲线滑向小腹。

“怎么回事?”青蓝色魂丝受阻,凌莫只觉一股磅礴无比的魂气在阻碍着他的探入。

“真是奇怪了,怎会有如此多的魂气聚集在此?”凌莫眼中微变,一道道火纹布上手掌,“我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嗤――

那布满火纹的魂丝径直穿透磅礴魂气,向前探去。

时间缓缓过去,凌莫的魂丝逐渐穿过磅礴魂气,达到那堵塞尽头:

那是一团奇怪的黑物,霸占在她经脉流通之处,周身不断释放着黑雾,将那汹涌扑去的磅礴魂气一道道打回。

“看来是这里的问题了。”凌莫缓缓睁开眼睛,说道,“师父,这是什么?”

“看来她的实力本身不是如此啊。”发女叹一口气,说道。“那黑色毒物阻碍了她魂气的释放,导致她魂气等级受制于魂皇中期,这释放毒物的人倒是狠毒啊……”

“那师父有破解的方法吗?”凌莫问道。

“或许以往的你不行,不过现在的你可以。”发女点头说道“这个质量问题即使有也是个案,“炽火,可以净化一切邪物,所以出世便被争抢。而你,刚好有她,炽火之灵。”

“炽火之灵?师父在说曦吗?”凌莫心下一喜,问道。

“你或许可以借她的帮助化解眼前的黑毒。”发女回答道,轻轻挽上飘落在眼前的青丝。

“曦,把炽火借我一用。”凌莫轻轻唤道。曦自凌莫袖口钻出,小嘴轻张,一股火苗随之窜出。

“哥哥要用就拿去好了,曦本来就是哥哥的。”曦睁着惺忪的睡眼,那小模样十分俏皮可爱。

呼――

炙热的高温瞬间涌上,将那山洞中的水汽尽数雾化。

霸道的炽火随之凌莫的牵引直入那金甲女子体内,火舌舔动那黑毒,一丝丝黑雾颤抖着猛然散开,倾尽全力抵抗着。

“没用的。”凌莫眼中窜动起两簇火苗,一股更为浓烈的炽火紧接而上,将那黑毒紧紧包绕在中间,狠厉地烤炙着其中。

“嗯……”那金甲女子轻声一哼。那娇躯之上,香汗淋漓,那哼声却是极具诱惑,这番场景不由地让人心生邪念,另得凌莫也不由地皱起眉来。

“大姐……你别乱叫了好不好……”见那诱惑之音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凌莫只觉那被压制的邪火似乎再次被勾起……

“给我破!”凌莫猛一咬牙,火纹遍布上全身,炽火似乎发出鸣声,只听得那体内轰然一声,黑毒尽数被炸毁,而那散落的炽火也随之附着在各经脉处,不断灼烧着经脉。

“不好。”凌莫咬牙暗道一声,青蓝色魂气涌动,牵引着炽火尽数窜出,重新回到曦的体内。

“嗯……”

金甲女子发出如释负重的一哼,但旋即被经脉传来的剧痛皱起眉,剧痛混杂着疲倦令她昏厥过去。

“小家伙,似乎搞砸了哦。”发女捂嘴偷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戏谑地看着凌莫,“摸了人家的身子还把人家的经脉毁了,怕是哪个女孩子也忍受不了如此吧?”

“好像,确实搞砸了……”凌莫手足无措地伫立着,看着那女子痛苦的神情,一股愧疚之意涌上。

“好了,不逗你了。”发女瞧得那凌莫沮丧的模样,旋即说道,“你忘记了你本身便是宝了吗?”

“师父是指……”凌莫眼中划过一丝惊喜,恍悟道。“我的血液?!”

“准确的说是你的精血。”发女淡然一笑,道。

“倒是忘了这茬了。”凌莫轻咬手指,一滴浓郁药香的精血顺指而下,滴入那艳唇中。

精血入口即化做一道暖流,留向全身经脉处,滋养着那破损的经脉,那舒适感另得金甲女子又是不由自主的轻哼起来。

“你醒来可要好好感谢我呢,真是要命。”凌莫丢下一句话急忙跑出,来到瀑布边纵身跃下。

“也不知救她是福还是祸呢,但愿不要牵扯到一些事里才好。”发女望着那纵身跃入瀑布的凌莫,暗想道。

呼和浩特卵巢炎
拉萨宫颈糜烂哪家好
忻州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济南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