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我的AR女神第章找外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AR女神 第104章 找外援

宫健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看到书桌上摆着的一只陈旧的钢笔,那是自己小学时候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他慢慢拿起钢笔,细心地摩挲着,他不能就这样被困难所打倒,父亲常常教育他做一件事就要持之以恒,坚持初心。

宫健思索着,现在还有什么办法。突然间他停住了摸索钢笔的动作,他想到了一位可能会帮助他的人。

苏老,苏老是父母的老朋友,前几年父母健在的时候,他还经常来他在麦包包官抽取精美礼品、换取免费包包家做客。苏老交友广泛,在A市也是一位知名人物。

想到这里,宫健连忙拿起,拨打了苏老家的号码。

原标题:比利时国王夫妇访华首站抵达湖北武汉 接通了,是一位中年女性的声音。在听到宫健找苏老的时候,那位女性不由得惊讶的说道:“你可真厉害呀,苏老五分钟前刚刚进入家门。你不是守着外面的吧?

宫健有些奇怪,怎么苏老门口还守着呢?他连忙介绍自己:“我是宫志远的儿子宫健,我父亲与苏老是朋友。

那位中年女士听到宫健如此应答,也就放心的对他说:“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找苏老来接。“

宫健听她放下了话筒,嘴里还在嘟囔着:“这也太巧了,苏老都出去一个月,刚回来,居然就有人找。可是连我也不知道苏老今天回来呀。“

宫健听到了对方的嘀咕,他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又看到了那只芊芊玉手,顺着她白皙的手臂望过去,他又好像看到了小雅温柔的笑颜。

能够如此简单的找到苏老,这还多亏了女神的幸运祝福。

很快,那头传来了令宫健感到熟悉的声音:“是小宫健吗,你可好久都没有联系过我了,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宫健感到眼睛中有些湿润,自从父母离世以后,他都尽量避免去联系这些位长辈,他害怕通过他们,不断想起自己父母。

“苏老,我很好。“

苏老却不相信他的话:“小宫健还是这样。你打来找我,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快说吧,能帮我一定会帮你的。你这个孩子总是这样要强。“

宫健有些感动,这些位看着他长大的长辈,在他们眼里,他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总是义不容辞。

“是这样的,苏老。。。。。“宫健把事情的经过向苏老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您看一下,你能不能介绍我与市长见一面。“

宫健感觉陈副市长那条路他走不通,那么看看能不能在市长离任前,给陈副市长一点压力,让他改变初衷。

当然这个举动很冒险,宫健并不了解这位市长的脾气秉性,但就目前情况而言,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苏老在那一头沉吟了半晌,只听他的声音响起:“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宫健你可能不了解,现任的这位市长与陈副市长是多年的上下属关系。当年陈副市长这个职位还是这位市长直接提拔的。“

听了苏老的话,宫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苏老比他更清楚A市的领导关系,他都说出这样的话,也就说明这位市长,是铁定站在陈副市长那一边的。

宫健不得不再次询问苏老,“那您看我这件事情,是否还有转机呢?在A市谁还有能量,让陈副市长改变主意。“

苏老也有些郁闷,宫健难得遇到难处来寻找自己帮忙,可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

他继续向宫健叙述,市长与陈副市长的关系,这次这位市长是升迁,要调到省里。但在他离任之前明确表达了,自己支持陈副市长接任自己市长位置的意愿。

所以在几个月之前,A市就已经有了,陈副市长要升职接任市长的传言。

说完这两人的关系,苏老继续说道:“你现在的情况来说,你找市长,或者陈副市长,沟通都是一个结果。不过小宫健,我要问你,你是怎么得罪这位陈副市长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宫健也很疑惑,“我也并不清楚这根本原因,除了我和陈娇碰过几次面之外,我并没有接触过陈副市长。”

陈娇?苏老知道这个女孩,他是陈副市长那个骄纵的女儿。虽然没有直接接触过,但那女孩在圈子里的名声可是不小。

苏老斟酌着说的道:“你不会和她女儿在交男女朋友吧?“

宫健有些哭笑:“不是,没有,怎么可能。“

这回轮到苏老疑惑了,“那这个小姑娘和你有多大仇啊,以至于陈副市长会因为她而打压你。A市虽然还有几位副市长,可他们的能量远远比不上陈副市长。更不要说他马上就要接任市长,更没有哪位愿意现在得罪他。“

一时间,两人都在中沉默了,苏老是在思考着,找什么人可以帮助宫健,而宫健自己则是有些丧气。突然,他想起刚才接的那位中年女士,自言自语的话。

“苏老,先不管我这件事,您最近过得怎么样?怎么我听说您刚从外地回来?还有守在家门,是为了什么?“

四川西昌泸山铁合金有限公司

宫健决定先不去想自己的困境,反而关心起这一位爱护自己的长辈。

苏老的思路被打断,听到宫健的问话,他停顿了一下,很快敷衍的回答,“没事儿,没事儿,我这儿一切都好。是。。。最近他们想请我去上一档节目,我这不是没时间嘛。“

接着苏老话锋一转,反而想尽快结束对话,“宫健你这一件事情,目前我还没想到什么人能帮你,我建议你去找一下陈娇,与她沟通一下,如果不是什么大的恩怨,最好你们年轻人直接解决,再让她帮你劝下陈副市长。我这边也帮你想着,如果有什么好的办法,我会联系你。“

放下了苏老的,宫健觉得心里更为沉重了。陈娇怎么可能会帮自己呢,没准儿打压自己,这主意就是陈娇提出来的。

宫健在头疼之余,不禁又有点担1913年生。华中科技大学微博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心苏老的近况,他总觉得苏老是有事瞒着自己,不想让自己为他担心。

石家庄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合肥早泄
西宁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济南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