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代表万古邪帝第617章各方博弈救杀下

2020.09.17 来源: 浏览:1次

万古邪帝 第617章 各方博弈 救?杀?(下)

将自己关了三天的天剑老人,终于打开了房门,貌不惊人的剑修踏入房内,转身关了门。文学迷.『.pbx.

“见过道一道友。”

憔悴的天剑老人朝剑修拜下,一道虚影自剑修体内走出,正是道一虚影。

“阔别数月再临天启,轻松了许多啊。”望着神宫所在的方向,道一轻叹一声。

天剑老人微微哆嗦,苦涩叹道:“黑魂,死了。”

“我们知道。”道一点点头,“我也正为此事而来。”

“此事?呵,”天剑老人面色一黯,“黑魂一死,此局已崩,我天剑宗也自投罗,从今唯神朝是命,老夫化道后,有何面目去见天剑宗的列祖列宗……”

道一瞥了眼绝望的天剑老人,微微一笑:“此局,依旧是死局,神朝翻不了天。”

天剑老人一滞,不可思议地看向道一:“此话何解?”

“无论怎样,神韶已经死了。”道一淡淡笑道,“没了神皇的神朝,只是一头没了牙齿的猛虎,任我等摆布。”

天剑老人苦笑:“道友或许还不知晓,二十七日后,神风继任神皇……”

“我比你知道得更多。”道一仰头看了眼天启城上空的神阵,“中州气运散乱不堪,隐有二龙夺珠之象,一个月后,神风还成不了真正的神皇。”

“哦?”天剑老人剑眸一亮,“还会要多久,够我等诛神否?”

道一摇头道:“这不是关键,神风即便成为神皇,九州亦能维持格局,无法一统。”

“道友此言差矣。”天剑老人却郑重反驳道,“神风给老夫的感觉,比神韶还可怕。”

道一嗤笑:“那是因为你活得还不够久,这世上最厉害的不是无情之人,而是有情之人,邪天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想起邪天,天剑老人心中陡生绝望之感,一盘绝对无法翻盘的死局,邪天都能破掉,何其恐怖?

“不知道友口中的关键,究竟是什么?”

为了天剑宗的道统传承,天剑老人深吸一口气振奋起来,凝声询问。.

道一低头看向天剑老人,一字一句道:“我要你入神宫,确认神韶生死。”

天剑老人瞳孔骤缩:“神,神韶未死?”

“就是不确定此事,所以我才会跑这一趟,只有确定神韶死了,邪天才必死无疑。”

道一将众人的猜测讲出,吓得天剑老人一身冷汗,若猜测属实的话,那天剑宗就真的完了!

“道友放心,老夫这就入宫一探!”

“你才归附神朝,不要太出风头。”道一冷笑道,“这神朝之内,想邪天死的人太多,附耳过来,我教你一法,可以一石二鸟……”

道一离开不久,天剑老人没有去神宫,反倒只身出了礼道殿,朝王家族地所在行去。

半个时辰后,王家三名仆人外出,分别到了邪、武、天三家。

一个时辰之后,三家家主大张旗鼓地前往王家族地,半夜方才离开。

“四大世才能更好的建立优势的竞争地位。家,外加天剑老人……”

大殿之内,神风放下手中玉符,静静问道:“探听到了什么?”

“回禀殿下,五人并没有机密商谈,所言之事也都是悼念陛下,痛斥邪天不仁不义,甚至悲恸嚎哭,怀念陛下尊容,恨不得再见陛下一面……”

“再见一面……”神风轻喃重复这四字,神眸中疑光渐生,“见父皇,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饶是神风聪慧,一时间也想不通此事,不过这不妨碍他对此生出浓浓狐疑。

“四大世家与邪天恩怨颇深,昨日又对孤大表忠心,今日却悼念父……哼,天剑老人!”

神风眸中转冷,淡淡道:“召一品供奉漆无命入宫!”

就在漆无命入宫之时,神牢里的审问也终于告一段落。

邪天静静坐在牢椅上呆,漠少聪等四名内阁大臣相继起身。

“邪天,你的沉默我等并不意外。”

临走时,漠少聪瞥了眼邪天,叹道:“但明日你若还不开口,或许就要吃点苦头了。”

“外面情况如何?”邪天低垂头颅,沙哑问道。

“哼!”

三名内阁大臣闻言,当即拂袖而去,漠少聪皱了皱眉,回道:“你刺杀了陛下,外面的状况你会不清楚?”

邪天抬头,静静看着漠少聪。

“天启城还算稳定,但我来时,陛下猝崩一事已经传遍三百六十城……”漠少聪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三千年来,神皇第一次遇刺身亡,三百六十城如今的混乱,可想而知。”

邪天想了想,问道:“道宫有何动静?”

此话一出,漠少聪更加愤怒,深吸一口气道:“九州没有任何异动!”

“呼……”邪天闻言,眉宇间的忧虑消散了些许,却又不放心道,“道宫一定会有异动,漠大人,请您一定要多加防……”

“防什么防!”

漠少聪再也忍不住怒火,一袖拂出,邪天狠狠撞在牢壁上,张口就喷出一滩鲜血。

“若不是你刺杀了陛下,九州诛神又有何惧!”漠少聪双眸怒睁,指着邪天骂道,“如今却还假惺惺担忧神朝大局,你,你……哼,简直岂有此理!”

咣当!

邪天再次被押入牢房。

“做了好事,还被人误解痛殴,你满意了?”

邪刃冷颤,似有怒意滋生。

“这算什么痛殴,漠大人两次出手都无杀意,我感觉得到。”

“那神风的出手呢?若非我替你挡住,你已死了。”

邪天笑道:“我杀了他父亲。”

“同是弑父,神维神鉞为何没有出手?”

邪天沉默良久,笑道:“他们不是太子。”

“是不是太子,你分得清,是不是关心你的人,你分得清么?”

“怎会分不清。”邪天躺下,轻声喃道,“每一个关心过我的人,我都记在心里,邪刃,你在其中排名不低哦……”

“拍马屁也没用,我破不开这座神牢。”

“努把力呢?当初你可是能帮我突破先天境十一层的存在啊……”

“哼!若非如此,我能混到吞噬道果的境地?”

“可惜,我少了颗道果。”

“……没关系,日后我定会帮你拿下言谶!”

“真的?你有这么厉害?”

这是它的切入点。但是这个还不够小“哼!”

“那能帮我化解道誓么?”

“……做梦!”

“既然不能,那二十六日后,帮我破开神牢带我逃命如何?”

“……我们还是谈谈道誓的事吧!”

……

离开大殿的天剑老人,抬头看了眼夜空,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迈步出宫。

大殿之内,神风眸光阴沉至极。

二人片刻间的谈话,漆无命并未泄露任何有用的东西,这对掌控极强的神风来说,绝对无法接受!

“来人!”神风沉吟良久,起身喝道。

“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请武商大人前来,与孤……”神风面显挣扎,深吸一口气,狠声道,“与孤入祖庙,祭拜父皇!”

ps:创世中是正版哟,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元子



冠心病是什么科
忻州白癜风专治医院
三个月宝宝胀气
Tags:
友情链接
济南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