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新加坡的老人们从未想过

2020.03.10 来源: 浏览:1次
新加坡的老人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竟然会由一个机器人来照顾。这些老人家的新朋友名叫RoboCoach,它会鼓励老人们锻炼,同时为他们提供锻炼提示。这款机器人发出的信息十分明确,例如 你的锻炼方式有误 、 你不能不做这些 ,以及 你不要为这个国家的公共财政增添额外压力了。

(请告诉我,这些话里哪里看得出来鼓励了 )

RoboCoach正与新加坡老年人一起做运动

新加坡通信和信息部长说: RoboCoach可以确保老年人以正确的方式进行锻炼,将锻炼带来的益处最大化。 对此有人提出,新加坡政府不妨再为老年人配备一个智能手带,只要佩带者的锻炼方式有误,手带就可以震动提醒。

在新加坡政府眼里,机器人、传感器和计算机演算规则系统是解决这个国家人口危机的重要高科技武器,所以新加坡进行了大量该类技术研发,为老年人提供陪伴、指导和诊疗服务。从事该类技术领域的两家公司SmartHomes和ShineSeniors在最近的采访中说,在分析老年人用厕习惯、睡眠模式和社交水平等问题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利用高科技解决老年人问题的国家并不只有新加坡一个。今年早些时候,在日本政府的促成下,日本邮政、美国IBM公司和苹果公司展开合作,为日本老年人提供远程娱乐服务,并同时对老年人进行观察研究。

同样的,IBM在意大利进行的安全生活项目宣称要打造一个 安全社会 。该项目会在参与者的家中装上各种传感器,远程控制中心可以通过传感器收集到的信息,对参与者所处的环境和个人习惯进行分析。类似的项目在中国也有,中国人智科技研发的家用RobyMini会提供跟随陪伴服务,具备发声、人脸识别、讲笑话、购物、报告空气质量等功能。

以上这些科技都在致力为老年人提供更便利的生活,而有些公司则在努力延长老年人的寿命。

现如今,一些以对抗衰老甚至死亡为目标的研究项目正受到著名投资人的青睐,比如 投资教父 彼得 蒂尔。谷歌公司也开展了自己的抗衰老研究小组,在一些健康设备研发上投下了大笔资金,例如供糖尿病患者佩戴的智能镜片和检测病患生命体征的手环。

想想,如果高科技公司们在增长人的寿命的同时,也为人带来了更多的痛苦,那岂不是很讽刺?毕竟,如果你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每天只能与几个滑稽的机器人为伴,那也真是挺悲惨的。老年人应该得到更人道的关怀方式,而不是这些冷冰冰的机器。这些高科技公司和创新企业进行的项目,或许正是在掩盖政府在老年公共服务领域的工作不足。

对此IBM公司直言不讳。IBM的一本营销宣传册上写道: 面对未来10年预算紧张、资源有限和70岁以上人群的医保安全服务需求快速增长,政府必须得用些新法子。

在这里,老年人能否得到最好的关怀似乎并不是人们最关心的事,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个产业能否最大程度惠及硅谷巨头。拥有足够的传感器和数据处理能力,这些公司能提供一切服务,轻松打败现有市场上的服务供应商。但谈及老人关怀的问题,服务质量问题变得同等重要,一些更具人文关怀的服务需要被考虑在内。例如,如何以体面的方式,在不伤害老年人自尊心的前提下提供服务。

毕竟,在一些以提高社会福祉为目标的项目中,人们总会遭受不体面的待遇,比如无处不在的安全监控。虽然这些项目的初衷和目的是好的,但其使用的手段和方式也应经得起人们的质疑。

所以,即使有一天机器人能比人做出更滑稽可笑的鬼脸,这也代替不了人与人之间互相给予的关怀。与其称作护理机器人,还不如叫这些机器人为 老年人经济适用解决麻烦管理系统 。

IBM还在其营销宣传册上说,它们的新型护理服务是 根据用户的基本需求和额外需求 提供的。如果我们让一家公司来决定什么是我们的 基本需求 和 额外需求 的话,那么这两个定义一定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曲解和模糊。比如,人需要伴侣陪伴的需求,到底是必不可少的基本需求,还是为再体验一把昔日年轻浪漫的额外需求?只要科技公司处于这个产业的主导地位,我们的企业式国家福利系统绝不会拿公民当顾客对待,而是把公民当作尽力削减的成本中心。为此,公民的精神需求和心理需求也不会被政府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对他们来说,成本和效率才是优先重点。

如果有老年人不愿意遵循RoboCoach机器人的指导去做打网球或者跑步,而宁愿用他宝贵的时间去读书或者躺在沙发上休息,那该怎么办?只要企业占主导地位,任何有可能提高服务成本的行为都是不被鼓励的。没错,看书也是不被鼓励的。新自由主义教导我们要活得自由,然而今天我们就算老死也难以获得自由。

那么在这样一个信息密集型技术带动金融价值提升的经济体中,人怎样才能真正地过上安宁、与世无争的退休生活?新加坡向来宣传 老年人要老有所为、不能只享受不付出 的价值观,这就传达了一个信息:在这个新自由主义知识经济时代,人永远都不退休。人即便老了,也会不停地创造信息和数据,这些信息数据会为高科技公司所利用,经过一些科技魔法和夸张的推销之后产生利润。

以前人们还可以指望公司和单位养老,指望自己缴纳的税来获得人道关怀和看护,这样的日子以后或许就一去不复返了。迎接我们的将会是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未来,在那里高科技公司会使我们的寿命大大延长,但是延长后的寿命会让人十分孤独寂寞,以致于我们开始怀疑,这样的生活是否应该被称作生命的一部分。

而我们在100岁以后的生活中与机器相依为伴、进行互动产生的信息,还会继续为科技公司所利用。或许到时候硅谷巨头们就会说: 老年人问题已经解决了!

孩子缺乏维生素D的
冠状动脉轻度粥样硬化
首大医院朱思泉
Tags:
友情链接
济南物联网